主页 > R生活历 >【TGA x 食力】永续农法的核心思维:高效、环保、满足经济 >

【TGA x 食力】永续农法的核心思维:高效、环保、满足经济

2020-06-12 438views

现代化农业生产的隐忧,即是在同一块土地上採取单一作物的密集栽培,再加上使用化学肥料与农药,长期下来使得土壤平衡遭受严重破坏。同时气候变迁带来了新的环境压力,包括气温上升、病虫害、乾旱洪水的发生率提高。

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José Graziano da Silva指出,「世界需要的是一种新的作物生产模式,既高效又环保又能满足经济需求」。那幺,永续农业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?

永续是一种理念 可以有多种途径达到目标

永续农业(Sustainable agriculture)在1990年代被美国国会定义为,「集合生物、植物、动物之综合生产体系,随不同地区而有不同运作情形,该生产体系除了具经营性,同时可以提高自然资源及环境的素质,循环利用不能再生的资源及农产废弃物,并以生物循环来控制病虫害,生产有经济性利益的农产品,进一步提供能提升生活品质的生产方式。」

中兴大学植物病理学系教授蔡东纂则认为永续包含5元素:友善(心理层面)、环保(结果导向)、经济成长、融入社会、弹性操作。台湾大学农艺学系暨研究所教授林彦蓉也表示:「黑猫、白猫只要能抓老鼠,就是好猫」,用以比喻永续农业,没有标準的做法,大家都在尝试!

农业专业列全美前3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(UC Davis)开设永续农业研究和教育计划学程(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esearch and Education Program),从学程中必修的30个专题可窥得永续农业实际的做法与元素,举例来说,学生们必须学习保护性耕作(Conservation Tillage)、可控的环境农业(Controlled Environment Agriculture)、覆盖作物(Cover Crops)、基改作物(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)、综合虫害管理(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 )、有机农业(Organic Farming)、精準农业(Precision Agriculture )、土壤养分管理(Soil Nutrient Management)、用水效率(Water Use Efficiency)等等,足以证明永续农业所含面向之广,该议题之複杂性。

由此可知,永续是种理念、概念,而非单指某一种方法,各国的法律中并没有明确规範永续农业之定义,因此要达到永续其实有多种路径。但简单来说,永续农业是一种以农民利润为导向、产量稳定性、粮食品质高并关注环境永续的农业生产方式。

自然农法跟永续较无关?有机农法不完全是永续?

在购买蔬菜、水果的时候,常常会看到店家标榜「无毒、有机」;在农夫市集上看到许多「以自然农法耕作」的玉米、胡萝蔔、小黄瓜;甚至还能听到农友们彼此讨论「草生栽培」的各种好处!

这些让人一头雾水、各式各样的农法名词,到底是什幺?这些农法也是永续农业吗?

蔡东纂解释,自然农法就是不刻意耕作、不施肥、不除草,走一个顺其自然、清净无为的观念,比较像是「宗教信仰」,其中还有分派别如日本秀明自然农法或是韩国赵氏自然农法等。目前自然农法产品不像有机产品一样有官方认证,以蔡东纂提出的永续5元素来看,较缺乏经济成长、弹性操作的层面,也就是说自然农法其实跟永续的关联性是不大的。

台湾人最耳熟能详的有机产品,则需经3个阶段的严格把关,确认农地与灌溉水质没有重金属汙染、栽种过程完全依照推荐使用的资材、产品经检验后没有农药残留。但林彦蓉提醒,有机作物栽种的过程中是可以使用生物性肥料的,然而使用生物性肥料来除虫,其实并没有兼顾到生物多样性的概念。因此,要达到永续目的,不能完全靠有机耕作,因为永续更在乎否能够达到生物多样性。

至于无毒农法则有许多派别,其中有派别标榜可以使用农药及部分化学肥料,但使用必须按照标示来使用,而且农作物的採收时间要在安全採收期过后才能採收。另一种派别则是标榜农地和用水,以及使用的资材均不含化学毒性,才能称做无毒农法。目前台湾消费者对友善环境的农业概念,仍停留在「不喷药、不施肥、农药零检出」。事实上欧盟与美国等国,能在使用化学药剂的前提下,还能兼顾环境保育与生态平衡。

惯行农法也能永续?蔡东纂:可以优化、再修正!

化学农药的污名化很严重,当然药剂使用的现况、安全性与可能造成的问题,我们不能避而不谈,但同时我们也更要重视大众对农药产生无谓的恐慌。蔡东纂说明,惯行农法的概念并不只是农药而已,最大的缺点是世袭、经验法则的耕作观念,听说或习惯哪个农药、肥料有效就用,不管喷洒的时间点、不管种植的对象适不适合,以至于施药量可能越喷越多、施药种类越加越多。

蔡东纂指出,目前惯行农法的存在还是必要的,只是应该要优化、再修正,让农民精準用药、合理化施肥。只要搭配作物生产整合管理,惯行农法也可以友善环境,更务实点来说,有生产效率、农民也能生存下去,毕竟没钱的生意谁想做,道德劝说在商业模式下是没有用的,好的理念辅以利益驱动,才能真正贯彻永续的理念。

护土、生物多样性才是永续指标,比用不用农药、用不用基改重要!

国际学者对于有机农业与惯行农业的看法有许多激辩。《科技农报》创办人柴帼馨曾指出,台湾的农业因土地畸零、破碎,且加入WTO以后,某些作物无法比拟进口农产品大规模生产的低价,如果台湾农民想以有机农业、友善环境的耕作方式生产农作物,又要获得相对应的经济报酬,是有困难的。

为有机与非有机之争另觅出路,英国实施田区保护计画找到的答案便是:「生物多样性」。土地若可同时做为野生动物的栖地空间,则有利于蜜蜂、蝴蝶和植物的生长,更令人惊讶的是,增加生物多样性并不会减少农作物产量。

此外,早期总认为杂草生在田间,必欲除之而后快,然而把果园变成公园,在特定作物下种植特定的植被,经适当的整枝修剪配合田间管理,竟然也可以生产高品质水果、赚大钱。

高雄区农业改良场曾研究,果园採草生栽培,除了具水土保持功能,也可改善土壤理化性质,割下的草覆盖在土壤还能增加有机质。其调查结果显示,草生栽培1年后,土壤孔隙度提高5~10%,且增加土壤的排水性及通气性,有机质含量还提升0.3~0.5%,有助于果树生长,显见透过植被护土、增加生物多样性带来的好处更多。

农业是一个没有毕业年限、课程不断变动的专业。每年因为气候、季节、不同的作物、不同的病虫害,有不同的调整方式,藉由调整为永续耕作而成为百万年薪番茄农的刘鑫约认为,永续做法不是不可被变动的,任何事情都不该粗暴地用二分法来区别是敌是友。刘鑫约表示,蔡东纂在辅导农民採行永续作法后,仍时不时到各地做田间诊断并微调耕种方式,永续其实更多的是弹性与在地性,是一个每一年都不一样的大学问。

採行永续农业,不单单只是一个绿色革命而已,我们的地球要的是常青革命,对环境友善的同时,也能让农民有所收入,环境与经济兼具,才能让农民愿意继续做下去!

本文转载自TGA辅导计画107-108年度社群网站经营合作伙伴「食力 foodNEXT」。

文字、图片|食力 foodNEXT 提供
原文网址|高效、环保又满足经济需求才是永续农法的核心思维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