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R生活历 >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 >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20-06-09 856views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台北成为2016年世界设计之都的意义,

具有深层的社会设计精神,是对于一个城市的肯定与期望,

如何透过设计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、平等、和谐。

香港设计师暨当代艺术家刘小康

日前受邀担任新光三越主办之「2016青年设计大赛」

(I Design Award)决赛评审,

也为今日华人的设计思维提出个人观察。

【撰文/南美瑜;摄影/何经泰;文编/苏子惠;设计/江宜珎;图片/新光三越】

 

出生在50年代香港的刘小康,从事设计工作已超过30年,包括平面、包装、品牌策略等不同的专业範畴,多次获得国际大奖(如德国红点设计大奖、芬兰拉赫蒂国际海报双年展、瓶装水世界全球设计大奖、韩国亚洲最佳设计师奖、中国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研究院之年度成就奖等),也担任香港设计中心董事会副主席等公职,推动设计产业与策展,为香港设计生态与国际间的脉动,以及设计教育与人才培育,以社会责任之角度贡献心力。

 

设计即服务

香港是国际贸易城市,具备自由港口的特性,使其在设计产业生态的演变,几乎是与国际脉动并行的,刘小康在70年代开始进入这个行业,当时设计可说是「服务产业」,是为各产业、客户提供量产需求的内容,直到80年代中国经济开始起飞,因为市场庞大的需要,对于香港设计师的挑战更高,除了依然以为客户服务的主流之外,渐渐也产生自立设计品牌的现象。

而随着数位科技的进步,生产的工序变得简单且资讯透明,创业的门槛也因而降低,带动设计师创造个品牌的潮流,也就是当今台湾所谓文创产业的现象,位于港岛的香港PMQ元创方(Police Married Quarters)内即可看到近百家设计师品牌商品,如同台北华山文创园区等地所见到的在地文创产业景象。

对刘小康而言,这三十多年来的生态演进虽跟随着世界的变化,但他认为设计的本质仍然是一种服务,而不是因为文创产业或个人品牌的潮流,造成设计即艺术创作的迷思。一位好的设计师不一定要有自己创作的商品才算数,能够为客户解决问题、提供最理想的方案,是许多知名设计师成功的原因。

诚如近年来国际论述中针对社会设计的探讨越来越高,便也是一种回归设计核心本质的省思。

 

独特的设计大赛精神

刘小康忆及80年代首次接触到台湾的茶文化,对于此地特有的「闻香杯」(为嗅闻茶香而创的非饮用容器)印象特佳,「这是台湾人将文化趣味变成生活提升的最佳代表。」他说,由于文化造就了生活上的好设计,近年来台湾成为香港人偏好的旅游地点,便也是因为这种岛屿文化所形成的从容悠闲的生活感。

谈到这次担任台湾「2016青年设计大赛」评审的心得,刘小康首先肯定了主办单位新光三越在竞赛分类上的决策,一为装置艺术组,一为产品设计组,且在第二年的参赛条件中除了专业科系学生,增加了社会人士的参与。

这次两组竞赛的主题皆为「餐桌上的风景」,恰可对照出概念性与商业性之间的关联。刘小康最肯定的作品,皆是在完成度与思维达到平衡,概念清晰而有创意的,不过他直言比例虽不高,但也发现学生作品要比社会人士表现优异,意味着在设计本质的思维上,单纯的初衷尤其重要。而他也观察到台湾青年设计者受到日本的影响不小,例如富士山意象、日本饮食文化被运用的频率颇高,也是台湾另一个有趣的文化现象。

刘小康表示,在一般设计竞赛中,极少有纯艺术的比赛项目,但新光三越从2015年举办第一届青年设计大赛以来,便已设定了艺术概念性的内容,超越纯商业考量的设计目的,足见其对于设计内涵的看重,这也显现出在两岸三地之中,台湾设计倾向文化层面思考的特性。不过,他也建议艺术类的竞赛主题,可以订定得更自由、抽象些,才能够真正的让创意有更大的发挥。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刘小康于决审现场。

 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16青年设计大赛装置艺术组作品:〈沉默伴饭〉,屏东大学卓俊佑。

 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16青年设计大赛装置艺术组作品:〈柴米油盐酱醋茶〉,实践大学张臻然。

 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16青年设计大赛装置艺术组作品:〈同食〉,屏东大学蔡燿安。

 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16青年设计大赛产品设计组作品:〈食于自然〉,云林科技大学洪立、许姿婷。

 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16青年设计大赛产品设计组作品:〈瓦盘盐砖〉,云林科技大学江皓晟。

 

TheSpiritofDesign闻香杯的启示

2016青年设计大赛产品设计组作品:〈INSPIRING〉,台湾科技大学廖栢贤、周宜瑾。

 

 

本文出处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