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慢生活发现 >《狼人、魔鬼,有时爱情》──别人的爱情有时如此浪漫 >

《狼人、魔鬼,有时爱情》──别人的爱情有时如此浪漫

2020-06-10 761views

《狼人、魔鬼,有时爱情》──别人的爱情有时如此浪漫

  这是一个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的故事。荒凉的小镇在瘟疫来临之际,狼人女孩爱着男孩,而男孩却爱上了伯爵女儿的故事。他们不是亚当与夏娃,相爱却无法保持「纯洁」,电影里每个人都像田馥甄的〈LOVE!〉唱的,我爱的人爱的不是我。别人的纯洁,让我们内心中满浪漫。

  男孩Hans与女孩Liian住在波罗的海畔拉脱维亚一座宛若中世纪的乡村小镇,饥荒肆虐,树皮和蝙蝠是他们的粮食。村民镇日沉溺在怪奇亡灵复返的庆典,不过还有比幽灵更灵异的小镇风尚,村民灵魂跟魔鬼签定血之契约,交换能执行任何任务的小妖精,注入农具。他们请这些奇形怪物打理家务,还要他们去偷邻居的牲口与食物。村民在小镇的教堂里领圣餐礼,他们却把带有耶稣神性的餐礼放在子弹中,用这个百发百中的子弹狩猎纯洁的野兽。他们找女巫对彼此下咒,他们为了生存不择手段,他们毫无悔意。败德行径是他们为了谋生而习得的骄傲姿态,或许你可以批评:幽黯的不是魔鬼的败德,而是灵魂已去的活人们空洞的卑鄙生活。

  然而这是一个关于寂寞的故事,Liian镇日想着如何偷偷变卖家传首饰,换几件丝绸,只想让男孩Hans多看她一眼。然而Hans却爱上了德国伯爵的女儿,伯爵的女儿却是个镇日梦游,眼中缺乏生气的冰山美人。少女每月总得随着圆月化身为狼,困扰的她找上了女巫,不择手段希望能换得她深爱的男子;男孩傻傻地将灵魂卖给魔鬼,只想赌一次看看妖精能否实现他的愿望……

《狼人、魔鬼,有时爱情》──别人的爱情有时如此浪漫

  爱沙尼亚奇才导演Rainer Sarnet,改编爱沙尼亚畅销奇幻小说《REHEPAPP》,故事发生在荒诞而阴郁的幽暗森林与老旧小镇,诡谲的节奏与氛围乍看宛若尤杜洛斯基(Alejandro Jodorowsky)遇上左拉斯基(Andrzej Zulawski)。黑暗又猥琐的对白,承袭自德国导演法斯宾达(Rainer Werner Maria Fassbinder)的荒谬剧场策略。

  荒谬又带有民俗气味的台词,让观众烧脑又败德的情节,其实不只是疏离观众的戏剧伎俩。除了带给观众思辩的空间,更是明确的指出东欧至今仍旧瀰漫的铁幕阴影。看似批判中世纪基督宗教的迂腐,导演将小说剧情中魔鬼与精灵的情节,套上一层萨满教万物有灵的色彩。电影里那些宛若斯凡克梅耶(Jan Svankmajer)亲手做出的农具怪物,以滑稽的步伐替人类执行任务,却不再只是对基督宗教的颠覆,一个又一个卡夫卡是笔下暗讽的那些铁幕官僚,却开始有了一种迷人的原始宗教色彩。

《狼人、魔鬼,有时爱情》──别人的爱情有时如此浪漫

  所以我们也就可以理解,电影中村民嚷嚷着:「我们虽然互相偷窃,但我们收拾自己败德行径。」这种理性而绝望的疯狂,是原着小说家Andrus Kivirähk对这片经历各色占领者的悲伤土地,最后的求爱。就在信仰易主,在造神与失神的运动之间,还有一些来自土地和远古的声音,在这样晦涩而混浊的痛调里,在纯粹的爱情旁,衬托人性的芬芳。

  导演Rainer Sarnet选择以乾净高对比的黑白摄影,透过光影与线条,把骯髒的世界转化为一个带着透明感的白昼之夜。他用偏激的方式建立了一个爱的结论,在浑沌的世界中构筑出纯洁的伊甸,儘管男女主角却没有一同步入爱的天堂。

  儘管纯洁的爱最后还是失落了,但正是透过其他失落的疯狂角色衬托,我们才发现当灵魂无用、道德无理,爱情的纯洁毫无必要,但至少让失败的观众如我,觉得人生不那幺白走这幺一回。贞洁,有时候充满浪漫。

电影资讯

《狼人、魔鬼,有时爱情》(November)-Rainer Sarnet,2017

高雄电影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