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慢生活发现 >一路救人却救不回母亲 何松财面对创伤找回自己 >

一路救人却救不回母亲 何松财面对创伤找回自己

2020-06-14 953views

九二一20年 走过震殇(中央社
何松财民国78年从军中退伍后进警察专科学校受训,后来分发到台中从事消防工作。
九二一地震发生时,他在消防局北屯分队服务。
引发九二一地震的车笼埔断层经过北屯,周边灾情惨重,有义消深夜开车要返回位大坑住家,发现道路中断、沿途民宅倒塌,赶到北屯消防分队通报,但地震后通讯中断,灾情无法传到队内,何松财跟着队员出勤查看,见到断垣残壁的灾情也吓傻了。
何松财得知震央位于老家南投县竹山镇的隔壁集集镇时心头一震,一边忙着救灾,一边挂心家人,只要救灾空档就打电话试着联络家人,但通讯中断,始终无法取得联繫,加上任务在身,只能进灾区抢救受困民众,让他无暇多想。
直到当天下午5时多,何松财家人从南投拨电话到消防局,转达何松财老家「出事了」,需要他返家处理。
何松财在灾区接到其他队员转述后,因台中当地灾情已获控制,受困民众都已被救出,何松财报备后赶忙启程返乡。
何松财历经千辛万苦才顺利回到老家,但整个社区30多户超过一半房屋倒塌,母亲与姪女也逃生不及罹难,身为消防人员却无法亲手抢救母亲生命,日后忆起总悲从中来,成为他人生最大遗憾。
地震后灾区资源匮乏,何松财想为母亲与姪女办后事,但四处请託也调不到冰柜、棺木,台中消防弟兄得知后,协助载运器具与物资到竹山,何松财看着消防弟兄开货车到场时,再也忍不住悲痛,激动落泪。
处理完母亲与姪女后事后,何松财曾有一段时间意志消沉,不敢回竹山,甚至刻意忽略九二一地震议题,陪伴在身边的妻子与两名儿子发现后,不断给予加油打气,劝说当时地震紧急状况,即使何松财母亲在世,也一定会要求他救灾后才能返乡。
不过,何松财仍因创伤症候群所苦,每逢九二一地震週年或平常发生地震时,情绪都会陷入低潮,甚至萌生退意,但家人与同事总在他身边支持,何松财也告诉自己,正由于丧母的切身之痛,更应深刻感受救灾工作的重要。
何松财曾多次参加创伤症候群的情绪管理课程,也透过工作的忙碌与成就感,加上休假时多花时间陪家人,让他重回生活正轨,找到人生意义。
失去了母亲的何松财在九二一地震时挽救许多生命与家庭,包括在台中大坑灾区抢救出数名深陷瓦砾石堆中的受困者,这些生还者曾到消防分队致谢,进而成为何松财内心自我重建的动力。
既是救灾人员也是灾民,何松财回忆陪母亲遗体準备到殡仪馆火化时,看着沿途居民升起炭火準备烤肉过中秋节,那种家人团圆的氛围一度让他久久无法释怀,但看到社会各界带着爱心的物资涌入灾区,却又让他深深感受「天地无情、人间有情」。
曾埋怨「老天爷怎幺这幺不公平」、「这种事情怎幺会发生在我身上」的何松财,回首漫长的重建之路,他感谢有同事与义消兄弟相挺,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被击倒,并坚守消防岗位到今天。
(编辑:李明宗)1080917

相关文章